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旅游

灵神传说 百七十四章 三人行

时间:2020-01-16 20:52:27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灵神传说 百七十四章 三人行

暗中,一个身披黑袍的人静静地看着正在大踏步的秋明枫,继续隐入了虚空,

“哟,小叶子,你回來了,”

走着走着,秋明枫遇到一个人,跟秋明枫打了个招呼,

“嗯,是啊,韩叔,在外面玩久了当然得回來了,”秋明枫回到,

韩青和秋道棱的关系非常好,所以韩青经常都会去秋道棱家窜门,久而久之,和秋明枫也熟络了起來,

“那正好,我们一起去,我去弟妹那里蹭点饭吃,”韩青笑着道,

“嘿嘿,”

“这是你朋友吗,”韩青加入两人,一起走着,看到凌异,便问到,

“嗯,是我的师兄,怎么样,是不是一副玉树临风的相貌,”秋明枫鼻子一翘,道,

“切,这能跟我比,”韩青顿时自恋了起來,

“呵呵,”凌异笑了下,道,“小子凌异,羽族之人,”

“羽族,那可是在东边无尽海旁边啊,听说羽族之人身体轻盈,善袭杀之术,有空我可得见识见识,”韩青啧啧叹道,

“呵呵,再怎么样也只是个小族部落,怎么能和人族相比,”

“话可不能这么说,人族也只是人多,一群人里面有几个超群之人,才能走到这一步,大多人还是平庸无奇的,”韩青摇头,继续道,“算了,不说了,先去这小子家走走吧,”

來到秋家门口,三人正要进去,就见一个弟子叫到:“站住,秋家之地,若无秋家令牌,需登记进入,你们有沒有令牌,”

他这么一喊,另一个弟子吓了一跳,拉了他一下,站在前面,谄媚地道:“当然这些规矩是约束普通人,小少爷您这种人物自然不在此列,进,尽管进,”

凌异听了古怪地瞥了秋明枫一眼,秋明枫咳咳了下,“嗯”了一句,就背着个手,装得范十足,走进了秋家,

待秋明枫走后,被拉得弟子不解地道:“怎么了,他是谁,”

另一个弟子往他头上拍了一下,道:“你不要命啦,他可是秋明枫,人称秋家小少爷,在秋家拽得很,秋芳琼都被他背后的人动过,”

“什么,他就是小少爷,”被打的弟子大惊失色,而后拍了拍胸口,道,“谢了,幸好有你,不然我这条命可就悬了,”

“嗯,那是,那是,做人做事啊,那都得圆滑一点……”

凌异收回在那两个弟子间的注意力,似笑非笑地对秋明枫道:“十一,你在秋家原來如此有名啊,”

“咳咳,”秋明枫尴尬地咳了咳,道,“谣言,纯属谣言,”

“呵呵……”旁边韩青呵呵一笑,不说话,

“韩叔,你这是什么意思,抹黑我是不,”秋明枫顿时不乐意了,

“呵呵,”韩青继续一笑,

秋明枫顿时就焉了,道:“韩叔你别整了,成不,”

“哈哈,算了,不逗你了,走吧,找你娘蹭饭去,”韩青哈哈大笑,脚步突然加快,走在前面,

两人跟了上去,很快就來到了秋道棱家,秋明枫大喊了句:“我回來啦,”

不一会儿,一个妇人打扮的人打开门走了出來,看到秋明枫三人,高兴地道:“枫儿回來了,还带了朋友哇,快进來吧,”

“伯母好,”凌异说了一句,

邱棠雪摸了摸脸颊,道: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都觉得自己年纪都大了呢,”

“嘻嘻,怎么会,你永远都年轻漂亮,”秋明枫上去拍了个马屁,

“你呀,学了秋道棱那家伙,就会油嘴滑舌,”邱棠雪点了点秋明枫的额头,道,尽管她口中如此说,脸上却是笑开了花,

“呵呵,弟妹的确年轻漂亮,”韩青也道,

邱棠雪白了他一眼,又看了看,问:“哦,对了,水中月那孩子怎么沒跟你一起來,”

“她有事出去了,”秋明枫道,尽量让自己语气平缓,就像什么也沒有发生,

“秋道棱呢,”秋明枫问,

“他呀,”邱棠雪嘴一撅,道,“不久前又出去了一趟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來,小明枫你回來的也真是巧,本來我是打算出去一趟的,找找当初的朋友,”

“不在啊~”秋明枫摸了摸头,颇有些头疼,沒有秋道棱他又怎么找到当初他们截下的那片水潭,沒找到水潭孕育水灵就成了一个麻烦,

“怎么了,小明枫找他有事,”邱棠雪问,

“算了,也不是非找他不可,明天我去族里问问吧,”秋明枫回到,

“哦,”

邱棠雪哦了一句,又道:“都进來坐坐吧,前不久秋道棱不知道从哪里搞來犀念茶,我又不懂茶,正好拿出來招待你们,”

“犀念茶,好东西啊,听说它不仅可以静心宁神,强化灵念,还可以涤洗身心,让灵力更为纯净,秋道棱竟然有这种好东西,那我就不客气了,”韩青搓搓手,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,

邱棠雪把三人领进宅院,來到一个凉亭,道:“你们先在这坐着,我去拿茶具,”

“嗯,去吧,弟妹,我们不急,”韩青道,

“就你这模样还不急,我看呐,就你急,”秋明枫撇撇嘴,

“哟,小子,犯贱了是不,这叫场面话懂不懂,我就这么说了,你们好意思让我久等吗,好意思吗,”

“得了,你们两个先消停会吧,有客人在呢,”邱棠雪颇有些头疼地道,又转头歉意一笑,“不好意思,他们平时就这样,沒个正行,秋道棱在的时候就更闹翻天了,”

“沒事,师弟的性子我也知道,他要是正儿八经的,我才不适应呢,”凌异笑道,

“嘻嘻,还是师兄懂我,”秋明枫笑道,又催了催邱棠雪,“您啊,就快去拿东西,再拖下去,这个家伙就要抱怨了,”

“那我就先走了,”邱棠雪无奈道,

凌异看着秋明枫与两人和谐打闹的样子,眼中流露出一丝的羡慕,

不一会儿,邱棠雪端了一套茶具上來,一个锦盒,清泉热水,

韩青一笑,拿过一套茶具,先润洗烫杯,然后就开始煮茶了,一系列的步骤韩青显得行云流水,此时的他也沒有之前和秋明枫玩闹的样子,就像一个儒雅的君子,

秋道棱不懂茶,秋明枫自然也不会懂,在一旁看着了然无趣,

邱棠雪对凌异道:“你是小明枫的师兄吗,还未请教名讳,”

“我叫凌异,”凌异拱手道,

“要煮茶吗,”邱棠雪问,

“如此过程,还是我自己动手比较好,就不劳烦了,”凌异说着,也取过一套茶具,开始了煮茶,

邱棠雪看了秋明枫的样子,掩嘴一笑,示意秋明枫跟她走,

邱棠雪走出了凉亭,秋明枫跟在后面,

“以前我煮茶的时候,道棱也是这个样子,一开始我沒注意,后來偶然发现,觉得挺好笑的,”邱棠雪坐在一个石墩上,道,

“什么样子的,”秋明枫好奇道,

“就像你一样,这里动一下,那里动一下,又东张西望的,”邱棠雪回忆起以前的事,继续道,“不过他也懂别人煮茶的时候要安静,虽然很烦,却一直沒有打扰我,而自那以后,我也沒煮茶了,”

“人生一世,如果不打算一个人走到终点,就应该需要这样一个人,会为你而忍耐,”

“如果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,另一个人选择了放弃,那说明在她心目中,你的位置不够,那样的话,就顺其自然吧,”

邱棠雪继续道:“反正啊,我是这么想,人之所以会放弃一些,无非是因为他们觉得放弃的东西不够重要,”

“好啦,我们回去吧,”邱棠雪说完,就起身走了起來,从头到尾,她都沒有去看秋明枫的反应,

秋明枫默默地跟在她后面,來到了凉亭,两人如今已经煮好了茶,端起茶杯轻抿慢品,

邱棠雪也拿起一套茶具,煮起了茶,一时之间,凉亭彻底安静了下來,

一会儿,邱棠雪端起一个茶杯,递到秋明枫面前,道:“试试,”

秋明枫接过茶,学着两人的样子,装模作样地喝起了茶,

一口清茶入喉,秋明枫只感觉浑身清爽,舒服无比,然后,就端起茶,一口往嘴里倒了下去,

邱棠雪摇头,道:“你这样喝效果也不会更大,灵茶和灵酒都是差不多的东西,也就刚开始喝的时候才会有效果,多了,也就是尝尝,”

“好茶,”韩青叹了一句,放下了茶,茶杯里每三片嫩叶卷曲连在一根嫩枝上,茶水清澈,沒有碎屑,

“犀念茶产自净魂寒潭边上,每年一产,茶树就那么十几棵,再除去炒茶时的浪费,这犀念茶便成了稀罕之物啊,历來都是净心茶庄供奉给各大通灵大能,通灵之下可是难得一闻啊,今天我算是赚到了,”韩青叹了一句,

邱棠雪也抿了一口茶,道:“是挺珍贵的,当初道棱拿出來的时候,我还吓了一跳,”

“呵呵,反正那家伙也不喝茶,不如送点给我怎么样,”韩青在一旁挤眉弄眼,

“好吧,不过不会太多哦,”邱棠雪又跟凌异道,“你是小明枫的师兄吧,那些年承蒙照顾,这些东西你也拿一些吧,”

禹州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
深圳人工种牙安全吗
Dr. Howe Resume
秦皇岛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
镇江治牛皮癣费用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:苏ICP备17012668号-2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