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历史

弃僧 第三十三章 神和人

时间:2020-01-16 20:49:25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弃僧 第三十三章 神和人

“砰!!砰砰!!”

一直被忽略的韩弃,突然抽出缠在腰间的重银之精,瞬间抽中身旁的一个骑士顺便变直变硬(……)。看都没看被他一下击飞的骑士,朝着门口就跃去。

然而被他击飞的骑士,撞到墙上摔下,却只是晃了一下。随即缓了片刻,再次起来,朝着韩弃追去。

那么事实上韩弃的跨度也很大,对战的跨度。

曾经被他砍菜切瓜的那些,实力都不是的。

罗蒂雅不说了,才二级,威尔逊好点,三级。强的也不过是安妮瑟,四级。

可是圣庭到底是圣庭。清一色的橙色骑士,斗气程度差一点就七级了。不再可能秒杀或者三拳两脚解决的。

但,也足够韩弃冲出门口。

不过,这也只是开始。

“追。”

没看卡帕兰一点都没有担心的表情,只是很平静地示意这些骑士去追。

圣女出神看着已经逃离门口的韩弃,青龙的挣扎咆哮如此剧烈。也没法让她回过神。

因为她想起了韩弃在卡帕兰带人进来之前说的话。接下来开始,胜负的关键将不再是她,而是韩弃自己了。

卡帕兰的无耻超出了圣女的意料可是,她并不傻。

能骂一个人无耻首先要明白他无耻在哪里。

这是基本的逻辑关系。

你都不理解他无耻在哪,凭什么这么说他?

从始至终就是卡帕兰高调迎接她开始。过程中,她不同意不现身,派侍女贝蒂去沟通。结果人被扣住。她等待的过程中认识了韩弃,发现了很多他身上的不寻常之处。得知侍女被扣住而要去救人,可能只是一种直觉,接手留信让他帮自己。

他真的来了,也真的把自己救了。

不然的话,如今自己和贝蒂一样,都会被控制住。

然而逼不得已听从圣庭的安排,接手他们高调迎接。从此以后一退再退,终成为教皇的傀儡。哪怕只有圣女才能和神沟通,也无法避免。因为神不会甚至根本不在神赐大陆生活,但身为圣女的她,会一直在。

神可以避开一切,也可以面对一切。

她只是神的传达者和执行者,仅此而已。

那么被逼到这里,他们开始露出无耻冰冷的真面目。

甚至谈判破裂后,试图让自己破身而卑鄙下流的下堕烟造成既定事实,再一次经过他……的忍耐而失败。

到了此时,距离被神召见已经没有多久了。

显然圣庭这一次算是失败。

他们即将开始做善后工作,在神降临后不管自己说什么,都尽可能掩盖并且解释清楚整件事的一切。

的关键,就是这个弃儿。

他死了。说什么都没用了。

只有圣庭清楚,神是不会为了弃儿而费心思的。到时候自己为了一个已经死去的弃儿辩解,说他其实不是想对自己怎样,只是被圣庭陷害。

神反而会怀疑她的忠诚。加上她被弃儿“侵犯未遂”的状况发生本来就会被神嫌恶。

可是如果他不死,那么没有破身的自己,神会相信。因为没破身的自己,讲出被圣庭用迷药迷住,他依然坚持下来。神会好奇,加上神的强大,哪怕已经发生的,都会清楚。

这才是圣庭必须要将韩弃铲除的原因。

根本的,他们不能随便找个人来下迷药对待自己。因为是韩弃负责代表自己和圣庭谈判,他也的确附和圣庭的说辞。自己被一个弃儿引诱堕落,和圣庭对抗。

“吼!!”

想了这么久,终于还是被青龙的怒吼惊醒。因为此时外面的呼喝声中,渐渐远离,但更喧嚣。

“殿下,请吧。”

卡帕兰一直留在这里,伸手示意圣女。

圣女深深看他一眼,迈步朝前走。

卡帕兰平静跟着。

圣女一步步走出去。

终于走出通道,走到原来收藏各种珠宝材料铠甲等珍品的地方,韩弃在这里,独斗十名橙色斗气骑士。

他根本没时间看自己,只有自己,一切因她自己而起的圣女殿下,反而有时间看着他。

明明是留信让他来救援自己的,此时反而是他陷入生死,自己,清闲了。

或许……还有一个人清闲。

“剑圣大人。”

卡帕兰看着坐在那还摆弄长剑的白胡子老头,微微皱眉。开口提醒他该动手做事。

然而福林剑圣只抬头看他一眼,随即将目光投向圣女。上下打量,表情怪异笑着:“你们果然还是没有就范。我只是抱着点期待但本身并不信。”

“福林剑圣!”

卡帕兰脸色撂下,直视剑圣。

“我答应教皇的事已经做了。”

福林剑圣看着卡帕兰,摇头轻叹:“我守了圣庭二十年。我没想到我会有一天亲眼看到圣庭的腐坏已经到了骨髓。”

随手丢开长剑,福林剑圣背手朝着门外走去。

“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……替我和教皇说一声。”

“你!!”

卡帕兰到底还没失去理智,剑圣法神是大陆战力。这样的人圣庭很多,但要说圣庭控制一个剑圣法神,那就有点开玩笑了。

而且显然福林剑圣是一个例外。他并不算圣庭培养的战力,多算和教皇有些莫名牵扯的一个。

他现在想走,卡帕兰有多大的怒气,也不能表现出来。至少,不能是现在。

“哼!”

卡帕兰怒哼一声,不再多说。只是示意圣女离开。

圣女看了一眼依然陷入苦战的韩弃,慢慢转头,朝着前面走去。除了在心里暗自祝福他,她发现自己一个圣女,一直以来都认为是大陆光荣,沟通神的职业,原来是那么可笑。

她次对权力有了认知,以往她不在意甚至带点不屑的权力。

“为了权力……为了掌控一切……”

圣女看了韩弃一眼,已经迈步上了起降机。

此时看着跟着上来的卡帕兰,在起降机上升的时候,轻声开口。

“你们甚至连神都算计,蒙蔽……背弃了对神忠诚侍奉的誓言。”

卡帕兰笑着没说话。

圣女探身看着他:“权力对你们来说……真的有这么大的吸引力?”

卡帕兰抬头,点头开口:“像你这种人,不会懂的。”

圣女摇头:“你也不会懂得我是哪种人。”

卡帕兰看着圣女,就这么看着。随着起降机的升高,底下的打斗声慢慢远离。

“你知道圣庭的人怎么看你吗?”

圣女面无表情,也没回应。

“是。你不会在意的。”

卡帕兰轻笑靠在一边,皱眉打量圣女。

“你根本不在意,你的心里只有神。”

点头看着圣女,卡帕兰开口:“事实上也许正因为你是能沟通神的。除此之外我们都不是。所以……”

指着圣女,卡帕兰收起笑容:“就只有你相信神真的还在引领神赐大陆所有种族的前行。”

“你不相信神的存在?”

圣女惊愕看着卡帕兰。

卡帕兰失笑摆手:“不不。你误会了。”

指着自己,卡帕兰开口:“我相信神的存在。我,包括教皇,包括所有信徒。却没任何谁像你那样将侍奉神为要务。”

眼神锐利,卡帕兰看着圣女:“神存在和不存在都不重要。万年前他们已经离开神赐大陆……那么引领这片大陆各种族前行的,是教皇,是圣庭……”

探身直视惊愕的圣女,卡帕兰沉声开口:“不再是神。”

圣女看着卡帕兰,嘴微微张着,许久之后,长长出了口气,低头看着什么。

“怪不得……”

卡帕兰疑惑:“怪不得什么?”

圣女看着他,轻声开口:“怪不得剑圣说,圣庭的腐烂已经到了骨子里了。你们不再是神的忠实仆人,你们已经被权力的欲望腐蚀,野心膨胀到要代替神来操控大陆。”

“这是应该的。”

卡帕兰平静笑着:“他还在,我们心甘情愿被他引领统治。他不在……”

卡帕兰看着圣女:“就该换别人。”

没等圣女说话,卡帕兰失笑叹息:“所以你是个奇怪的人。你明明和我们一样,都是这个大陆的人类。你以为自己侍奉神,可以和神接触的人,就以为自己也是神?你应该是站在我们这边的,我们才是同一个阵营。可你心里只有神,你从来不把教皇放在眼里,甚至不和我们所有信徒一起,交流或者亲近。”

“这不是根本的问题所在。”

圣女看着卡帕兰:“不管是不是神统治这片大陆,圣庭都应该以解救苦难的人而奋斗一生。可是圣庭做了什么?”

“那神又做到了吗?”

卡帕兰反问圣女:“离开后的一万年,神又为苦难的神赐大陆做过什么?”

遥手指着一边,卡帕兰开口:“战乱从没间断。种族隔阂从来没有消除。甚至贱的弃儿……”

探身看着圣女,卡帕兰弯起嘴角:“承受的一切……是谁给予的?”

指着圣女呵呵笑着,卡帕兰开口:“能和神沟通的你……清楚不过。”

圣女语气一滞,偏头出神,再没说话。

卡帕兰也笑了笑看向一边,一直到升到顶处,迈步带着圣女离开。

与此同时,又是一队队圣庭骑士,越过他们朝着起降机而去。

圣女死死咬着嘴唇看向卡帕兰,卡帕兰点头微笑,一队队骑士,乘着起降机而下。

显然目标……

是层的……

韩弃。

太原白癜风医院电话号码
合肥长淮中医医院甲状腺科专家
抗衰除皱老偏方
安徽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
汕头正规妇科医院在哪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:苏ICP备17012668号-2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