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网络

宝地

时间:2019-09-14 06:33:16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摘要:该文围绕“艾山”,讲述了三个传说故事,故事生动,从不同的侧面说明“宝地”不一定就给人带来福运。 从阳都城西行六十里,有一座大山,名曰艾山。艾山是沂蒙山区的名山,其山以悬崖陡峭著称,平常的人要进山,只能沿蜿蜒崎岖道路攀爬慢行,攀登山顶十分困难,满山的苍松翠柏,古松古槐处处可见,山间水草丰盈,鸟语花香,环境优美。它有一百个山头,传说王母娘娘曾落座此山。一天王母娘娘闻听艾山人间仙境,慕名而来,有意安家此地,便腾云驾雾来到艾山的一个山头,坐在那个山头上数艾山的山头,数了一遍是九十九个山头,又数了一遍还是九十九山头,再数还是九十九山头,本来是一百个山头,怎么是九十九个山头呢?原来王母娘娘把自己座的山头忘了数了。因此王母娘娘在此没有住成,后来只好去泰山安家了。有无事实根据,无人无从考证,只是老辈人一辈一辈的传说。山不在高有仙则灵,艾山也算沾点仙气灵气吧,因此演绎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故事。
明朝万历年间,坐落于艾山之阳辛庄,住着十几户人家,小村的人家很穷,吃住十分简陋,住的是用石头砌成的茅草屋,吃的是高粱地瓜干掺康煎饼,祖祖辈辈靠租种大户人家的土地生活,遇上风调雨顺的年景,日子还好一点,遇上旱灾,日子可就更辛苦了。
村东刘金家的日子过得可真够可怜的,刘金的父亲前年得肺痨去世了,为了给父亲治病,欠下了一屁股债,母亲体弱多病,又恰逢旱年,刘金和弟弟刘银辛苦一年的劳动,又白费了,租种的八亩地里,五亩地的庄稼绝产,剩下的三亩低洼田地收成减半,不但还不了旧账,今年的租子也交不上了,刘金的母亲愁啊愁,病越来越重了。初冬的一天早上,母亲把刘金刘银叫到跟前说:“我快不行了,我们家穷,死不起啊,我死后,你们兄弟二人不要报丧,不办丧事,偷偷地扒个坑把我埋了吧,省下钱粮你们兄弟俩度荒呀!”“我一年没有吃肉了,刘金啊,你弄点肉给我吃吧!”刘金含泪宰杀了家中的一只鸡,让母亲吃了。母亲吃完那只鸡后就俩眼一闭魂归西天了。
月光下,刘金和刘银把母亲的尸体用被子裹了一下,抬到死人沟,刨了一个坑,把母亲埋了,兄弟二人跪在母亲的坟前扣了几个响头,正在离开时,十三岁的弟弟刘银发现娘的坟前有一块嘿乎乎、黄点点的石头,觉得好奇好玩,就带回家,没觉得是好东西,把它放在窗户台上了。
几天后,这里来了一群兵,十七岁的刘金心想:“天无绝人之路,我去从兵吧,吃粮当兵,省下粮食,让弟弟吃,饿不死保命吧。”刘金把他的想法和刘银说了,刘银舍不得哥哥走啊!没办法呀!刘金还是跟着这群兵走了。
年关来临了,王员外家派人挨家挨户收租子,王家管账先生领着几个人来的刘银家,站在小院里,说:“老刘家的后生,你家的情况,我们也知道,你爹妈死得早,你哥去当兵了,你一个小孩子在家,挺不容易的,我们过来看看,也是例行公事,顺便问问你们刘家的账怎么处理,看来今年又没指望了,小刘银啊,把你们家的账再转到明年吧,今年只还利息行吧?”刘银难过的说:“大爷,你们看我家什么值钱,就拿吧。”他们进屋看了一篇,只见几十斤高粱,百来斤地瓜干,这些东西也值不了几个钱呀,管账先生眼前一亮,发现了窗台上放的那块嘿乎乎的,黄点点的石头,问道:“这东西是你家的?哪里弄来的?”刘银见他们对这块石头感兴趣,急忙回答:“埋我妈时从地里捡的,你们看值钱就拿去吧。”管账先戴上眼镜,仔细看了又看,观察的很仔细,对刘银说:“这东西值不值钱?值多少钱?我说不准,这样吧,你跟我一起去王老爷府上见王老爷,让王老爷看看再说。”衣衫褴娄的小刘银,抱着那块嘿乎乎的,黄点点的石头,坐王家收钱粮的大车,晃晃悠悠地进了王府。
管账先生把前边的事情一一向王员外细说一篇,王员外又找了管家,于是三人在客厅座定,吩咐刘银前来问话。王员外,六十多岁的老头,中等身材,身体微微发胖,慈祥的脸上油光发亮,身着礼服,头戴礼帽,手持文明棍。刘银怯生生地走进宽敞明亮的大厅,把那块嘿呼呼的,黄点点的石头放在王员外的面前,规规矩矩地站在一边。王员外开始问话了:“刘家后生,这东西可是你家的?是怎么来到你家的?你慢慢的从头和我说说。”憨厚的刘银把是怎么和哥哥刘金扒坑葬母亲的过程详细说了一遍。王家觉得刘银说的在理,石头确实是他们捡的,来路不会有问题,便问道:“刘家后生,这块石头你自愿卖给我抵账?你要多少钱呢?”“请王老爷看着给点吧,俺不知道多少钱?”王员外回头问管账先生:“刘家一共欠了多少钱?”管账先生拿出账本一边翻账本一边说:“前年他爹死欠了两贯三吊钱,去年他娘有病欠了一贯八吊钱,五年的租子连本带利是十四贯六吊钱,总共是十八贯七吊钱。”“刘家后生,你家欠的钱,全部给你免掉,另外再给你十贯钱,回家用它做本钱,做个买卖吧。”王员外说完,又吩咐人给刘银找一身旧衣服,让人领他到厨房吃饭。
刘银穿了一身从未穿过的衣服,吃了一顿从未吃过的饭,拿了从未拿过的钱,心里也没想这石头就怎么这么值钱的事?美滋滋地,带着沉沉甸甸的铜钱,回家了。
刘银虽然是小孩,但也尝到无债一身轻,自由过日子的轻松和愉悦,心里老是在想王员外的那句话:“另外再给你十贯钱,回家用它做本钱,做个买卖吧。”
做个什么买卖呢?一天刘银一人出山,来到岸堤镇上,走进一刘姓的商铺,和老板说明来意。刘老板五十岁的年纪,干瘦的身材,长一双三角眼,留有八字山羊胡,手里拿一把南泥小茶壶。刘老板明白了刘银的意思后,脸上挤出了一点笑容:“自家兄弟,我们是同宗,你来我们店里,算是来对了,我正有一笔生意要做呢?我存了二百把蒲扇,优惠点给你,拿去卖吧,一定赚钱的。”刘银买了二百把蒲扇,在集市里找了一个地方,出摊卖蒲扇。腊月的天气,冰天雪地卖蒲扇,有人买吗?
刘银站在雪地里,刺骨的寒风吹着单薄的棉衣,冻得不停跺脚哈手,赶集过路的一位大娘自语道:“这孩子真傻,那有寒冬腊月买蒲扇乘凉的?小孩子不会做买卖!”正在这时,天突然下起了雪,盐粒子雪,风卷着盐粒子雪打在脸上,那才是个麻麻生生的疼呀,集市的人没有东西遮挡,都争先恐后的买个蒲扇挡脸。刘银的二百把蒲扇抢购一空,实现了刘老板的话,心想:“刘老板自家人,还真是照顾我,笔生意就赚钱了”。
从此以后,不管刘银做什么买卖,都赚钱,无论是有人真心帮助他也好,还是有人故意设套陷害他,都能化险为咦,好像是老天爷在帮他。刘银一天天长大,他的生意也一天天变大了。
刘金当兵后,身体发个了,长成了一个五大三粗虎背熊腰的俊俏小伙子,使一把带一串铁环的鬼头刀,舞起刀来,刀随人体,人体随刀,虎虎生风,眼花缭乱,打起仗来,英勇无比,屡立战功,深受头领的赏识。
当地民间传说,刘银捡到一块狗头金,嘿呼呼的,黄点点的足够好几斤。也有人说刘金刘银的娘埋在了风水宝地上了,刘家才发了。
二十年后,一天,来了一队人马,举着彩旗,直奔艾山山里的辛庄,旗上写着“右将军—刘金”,前来迎接是岸堤镇商会会长刘银,兄弟二人相见不盛言欢,家常细话自然是说个没完。他们为村里捐款了多少钱?为村里办了多少好事?这是顺理成章的事,在此不一一细说。
右将军—刘金请来本族长者商议为父母修坟之事,族人八爷用沙哑的嗓子说:“你娘的坟是个宝地啊!发我们刘家啊,这坟千万不能动啊!”族人六叔说:“死人沟,怪石林立,道路崎岖,名字不好听,还是在下沟底的地方修个拦水坝,当当水土,时间长了,地面也就平坦了。”右将军—刘金说:“安八爷和六叔说的办吧,就修个拦水坝,当当水土,名字不好听就改一下吗,刘银在这个地方捡到的狗头金,就叫老金沟吧。”从此以后死人沟就叫老金沟了。
后来,有人发现,晚上午夜时分,有一个金马驹从老金沟出来到汶河喝水。再后来听说金马驹从老金沟出来到汶河喝水时,在过刘金修建的拦水坝时摔断了一条腿。再后来听说刘金从右将军升大将军时被人顶替了……

艾山东麓,有个小山村,因常有豺狼虎豹出没,当地人叫狼窝村,村里住着一家艾姓人家,以打猎为生,主人叫艾宗友,五十多岁的年纪,身材五大三粗,从小练就一身打猎的好本领,弓箭射的一绝,火枪打准,猎到的猛兽无数。艾宗友有两个个儿子,大儿子艾世主,身材高八尺,虎背熊腰,力大无比,善于奔跑,追赶猎物从不失手;二儿子艾世仁,生的俊俏,风流倜傥,聪明无比,善于广交朋友,为人友善。
一天艾宗友领小儿子进山打猎,发现了一只棕熊,这只棕熊体型硕大,足有千斤。艾宗友哪里肯放过他,爷俩跟在棕熊后边追也追,追了三天三夜,棕熊进了老金沟,继续和他们捉迷藏,艾宗友拿它没办法,眼看自己带的干粮所剩无几,怎么办呢?艾宗友爷俩商量,让儿子艾世仁回家带吃的,自己在此守候。铁了心要把棕熊猎到手。当儿子艾世仁带了吃食回来时,发现父亲不见了,怎么找也找不到,急得浑身冒汗。艾世仁找呀找,找了三天三夜,终于在老金沟的一个悬崖下发现了一堆人的尸骨,上身以无法辨认,下身还有两只脚,脚上穿着用兽皮做的产鞋,艾世仁知道这用兽皮做的产鞋是父亲穿的鞋,不远处又发现了一支熟悉的父亲用的猎枪、弓箭等遗物,这堆人的尸骨就是父亲的尸骨。艾世仁大哭,对着父亲的尸骨作揖磕头,一个人怎么把父亲的尸骨带回去呢?决定先把父亲的尸骨找个地方藏起来,然后回家报信,来人再把父亲的尸骨带回去,把它藏到哪里呢?四处观察情况,发现不远处一颗大黄连树,树干部分有个大树洞,于是他把父亲的尸骨藏在了树洞里,含着眼泪朝黄连树磕了三个响头,便回家叫人了。当艾世仁带着人来到黄连树藏父亲尸骨的树洞时,发现黄连树的树洞在迅速的生长,树洞慢慢的长合了,只有父亲的两只脚还露树洞外面,脚上穿着用兽皮做的产鞋,不一会儿,两只脚也被长在了树干里,树洞没有了,这颗大黄连树的树干笔直如初,一点伤痕也没有,艾宗友的尸骨就这样葬在了黄连树的腹中。艾世仁和来人慌忙跪倒,磕头作揖,焚烧纸香祷告。
硕大的黄连树枝叶茂盛,好像生长的更旺了。
后来听说,艾世仁当了皇上。
再后来听说这黄连树活了二百七十六年就枯死了,艾家的朝代随之灭亡了。

岸堤镇上有名的大户王家大院,主人叫王长增,为人和善,不管是谁家有事求他,有求必应,是个爱管事的大能人,不管多难的事只要经他处理,都能处理好,因此在四里八乡里威信挺高的,人人都夸他,称他王员外。但王员外有个毛病,内急,怕老婆,老婆说一是一,老婆说二是二。老婆王吕氏五十多岁的年纪,胖婆,身高一米五,腰围一米四,横竖一样高,长一副三角眼,发起泼来真像母老虎,可吓人了,难怪王员外内急,人送外号“母老虎”。
“母老虎”十分溺爱自己的“麻袋”儿子,儿子王有才,好吃懒做,胖得和他妈一样,长得象麻袋,人送外号“麻袋”。“麻袋”智商低,傻乎乎的,同龄的大孩子都不愿和他玩,成天和比他小四五岁的小孩玩耍,经常被比他小四五岁的小孩玩耍时被打得“嗷嗷”地哭,每当这时“母老虎”追打其它小孩,抢词夺理,护犊子。因此周围的大人都不愿意让小孩和他玩。
一天,“母老虎”和王员外说:“咱家有才啊,越长越好看了,胖墩墩的,一脸富态相,人见人夸,人见人爱,肯定能当大官,你家祖坟埋得不是好地方,赶紧请风水先生到老金沟寻块宝地,老金沟的风水好啊,你死了埋那里。”王员外心想:“傻乎乎的丑小子,人见人爱呢?真说得出口,我死埋那里,咒我死?”“母老虎”见员外不高兴,便发起泼来。王员外没办法,自责的说:“我是造了那八辈子孽啊?有才都是让你惯坏了,行行,祖奶奶呀!请风水先生看就是了。”
王长增请了一位风水先生,“母老虎”高兴了,赏了大把银子,又好吃好喝的侍候着,别说这位先生还真下力,在艾山的老金沟里找了三天三夜,终于找到了一块风水宝地,在宝地下了罗经,定了脉线,确定了穴地位置,把宝地是怎么样情况细细向王家说了一遍,风水先生说:“这穴地在使用时必有三种气象,狼送奔,鱼打鼓,扁担开花,时来到,便可出奔下葬,能不能有缘,就看你们的造化了。”
自从风水先生点穴后,“母老虎”就着迷了,天天盼望儿子能当官,巴不得早一天当官,这不就是盼着王员外早死吗?王员外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,天天喝酒,天天生气。“家大业大的,不缺吃不缺穿的,这是干什么呢?”抑郁寡断,借酒消愁愁更愁。一年后,王长增死了。
出奔那天,真的就出现了风水先生说的三种气象。天阴沉沉,雾蒙蒙的,“麻袋”跪在灵前,穿白戴孝的人跪了一大片,“母老虎”眯缝着三角眼不知在想什么,这时不远的山头上转来“嗷……嗷……”的狼叫声,“母老虎”高兴的对儿子说:“儿子,马虎叫了,马虎叫了!”空中几只鱼鹰飞过,鱼鹰嘴里叼的鱼掉下来正好砸在鼓上,鼓“呯”地响了一下,“麻袋”高兴的说:“妈!白条子(鱼),白条子掉鼓上了!”一位打柴的樵夫扛着扁担走过来,扁担上绑着一把纸花,主事的人大声喊道:“狼送奔,鱼打鼓,扁担开花了,时来到了,起——官——下——葬了!”“母老虎”说:“这那里是扁担开花,分明是绑在扁担上的纸花吗?”王长增下葬了,就下葬在风水先生点得穴地里。
王吕氏天天盼着儿子当官,盼啊盼……
后来,王有才还是老样子,傻乎乎的,一点长进也没有,和以前不同的是,王家的家业一天不如一天,慢慢得破落了,王有才没有当上官。王吕氏不解:难道是风水先生说的不准?
有人说:王家母子命贱,担不得富贵,说了破才破气的话,把狼叫说成是马虎叫,把富贵马糊了,把鱼打鼓说成是白条子,把富贵白掉了,把是扁担开花,说成是绑在扁担上的纸花,真是命比纸薄心比天高啊!老婆话即老破化!身在福中不知福,贱人贱命莫求财。

共 5 0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艾山,人杰地灵,风景秀丽,是块风水宝地,然而,宝地也不一定就能带来好的命运。无论是小刘银在山沟里捡到的狗头金,还是埋葬了艾宗友的黄连树,或者为了儿子当官而逼死丈夫的下葬宝地,都没能让当事者得到永世的护佑。作者在文中讲了三个关于风水宝地的民间小故事,故事的结局告诉我们,风水宝地并不一定就能带来好的命运,盲目的迷信不可取。【编辑:瞳若秋水】
1 楼 文友: 201 -10-16 19:24:04 问好作都,感谢赐稿江山,期待更多精彩 。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
2 楼 文友: 201 -11-01 07:58:44 谢谢瞳若秋水老师的点评,编辑老师辛苦了,向你致敬!祝工作顺利! 轻松创作,愉乐自己。小孩儿不爱吃饭
短暂性脑缺血吃什么好
护理垫棉柔和纤薄哪个好
护理垫一般在哪里买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:苏ICP备17012668号-2

网站地图